《当我成了你》主角颜笑夏易在线阅读精彩试读_艺术小说网

《当我成了你》主角颜笑夏易在线阅读精彩试读

《当我成了你》主角颜笑夏易在线阅读精彩试读

时间:2020-03-11 22:31:09编辑:邵丹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欢喜容与的原创小说《当我成了你》,主角颜笑夏易,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我们都觉得做好自己很难,但其实做好别人更难。成为木雪晴的第一天对于颜笑来说,无疑是艰难的。到了一班,看到周遇安走过来那一刻,她怔 ...

当我成了你

推荐指数:10分

《当我成了你》在线阅读

《当我成了你》 第二章 改变 免费试读

我们都觉得做好自己很难,但其实做好别人更难。

成为木雪晴的第一天对于颜笑来说,无疑是艰难的。

到了一班,看到周遇安走过来那一刻,她怔住了。应该怎样打招呼?

Hello,Hi,还是你好,或者是微笑,拍肩膀。

最后她嘴里竟然出来了一句,“嗨,哥们儿”。

哪里有地缝,都让开,让我钻进去。

“嗨。”周遇安满脸惊讶的吐出这个字。

“好了,坐吧。”颜笑用了全身的神经让自己镇定。

因为不知道木雪晴坐在哪,颜笑一直不敢妄自坐下。

“那个,我坐在哪里?”颜笑问周遇安。

“额?你今天是傻了么,你坐在我前面啊。”周遇安盯着颜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哦,我当然知道的,就是昨晚没睡好,蒙圈了。”颜笑赶紧解释。

“注意点身体,别把自己弄那么累。”周遇安说,但那双眼睛依然盯着颜笑。

“知道了,谢谢。”颜笑放下书包,赶紧坐下。

快要跳出来的心,才稍稍放下。

接下来的课更是像一场战役。老师让木雪晴上去做题。

天哪,这个,我们还没学呢。

“老师,我今天有些不舒服。”颜笑语气微弱的说。

“好吧,周遇安来”。老师倒也通情达理。

后面的课勉强过了关,不知道别人怎么觉得,但颜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下午放学铃声响的那一刻,她几乎是和铃声的结束同步飞了出去。

周遇安盯着她的背影,满脸诧异。

我们真的拿命运一点办法都没有,有时候它就是喜欢逗我们玩儿,而我们还不自知。

刚要走出校门就碰到了夏易和木雪晴。夏易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着,“大哈,我们是去吃饭,还是台球厅啊?”

“你决定吧,都可以。”木雪晴就任夏易这样手搭在她肩膀上,还满脸笑容。

我去,这是哪一出,木雪晴,搁我的话,才不会让那个大哼,压着我肩膀。他瞎吗?认不出来,那不是我,不觉得反常吗?颜笑好一通气急败坏。

“那就去台球厅吧。”夏易把手从木雪晴肩膀上拿下来,揣进了裤兜。

木雪晴脸上的笑一下子枯了。

颜笑这下开心了,看你怎么办,打台球,你不会吧,我可是好手,看你怎么装的下去。

“哎,等等,打台球啊,我也去。”颜笑走过去,对着他两说,弄得夏易一头雾水。

“恐怕你弹钢琴的手娇贵,拿不惯这球杆吧。”木雪晴满脸写着挑衅。

“试试不就知道了,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给你露一手。”颜笑还以大大的微笑,那笑都扯到耳根子了。

“木美人,既然赏脸,当然求之不得。”夏易不懂情况,但也无可奈何。

只有两个女生在心里暗暗较着劲儿。火药味儿很浓,可能会发生无法预知强度的大爆炸,比较珍惜自己身体的朋友,请不要枉自伤己。

到了台球厅后,夏易还是一头雾水,但已经变成了拿好自己的小板凳看好戏的心态了。

“木美人,不如我们就来一局。”木雪晴的这个“木美人”叫的真是刺耳。

“那好,赌什么。”颜笑说。

“不赌了吧,我怕,别人说我欺负你。”木雪晴在赤裸裸的挑衅。

“我是那种你能欺负的了得人吗?说吧,赌什么?我奉陪到底。”颜笑知道她在挑衅,但她的台球水平足以给她自信。

“输了的,答应赢了的一件事情。放心,不违法纪。”木雪晴说完的时候,拍了颜笑肩膀一下。

“喂,这什么烂梗,都是别人用剩下的了。大哈,你有点创意好不好。整人你不是最在行了,赶紧换一个。”夏易看不下去了,从旁边的沙发上坐起来,走到木雪晴旁边。

“好吧,我同意。”颜笑完全没理他。

“OK。开始吧。”木雪晴推开夏易,示意他一边儿待着去。

“好吧,随便你们了。”夏易识趣儿的又坐回了沙发。

“不介意我先来吧。”木雪晴说完就一杆,开了局。

好吧,随便,看你怎么装。颜笑心里是这么想的。

可是,红球,黑球,绿球,一颗颗球在碰撞声中一次掉入了球袋,竟然,木雪晴一杆洗了。这可是她颜笑的水准,木雪晴不可能。颜笑的眼珠子瞪得都快要掉下来了。

“Yes!还是我们大哈帅,简直帅呆了。”夏易在一旁不自觉发出喝彩。

“木美人,看你的了。”

颜笑还真是捏了一把冷汗。

拿上球杆走到台球桌前,刚俯下身子,就觉得别扭,一杆过去,连球都没打散。这技术分明就是个菜鸟。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我的手。”颜笑最近真是接连受到不少惊吓。

“哈,木美人这是认输了吗?还是继续,要不要我教教你啊。”木雪晴摆明了要将挑衅进行到底。

“我怎么会认输,刚刚手滑。”颜笑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又拿起球杆。

“哎呦!”夏易在一旁发出叹息。

怎么会这样,这双手,不是我的手了。难道我连手也换了吗?颜笑盯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木雪晴。

“你知道的吧?所以才整这么一出。”颜笑质问木雪晴。

“明明是你要来的,我可是被你邀请,赶鸭子上架的。”

“好吧,我认赌服输,你想要怎么样,要我做什么?”颜笑真想骂人,但忍了下来。

“我要你从这个学校消失,从我的生活里永远消失。”木雪晴在颜笑的耳边说。

“好。”颜笑只说了这一个字,便走了,来不及让心里的羞愤涌出来。

“大哈,你要她做什么?”夏易起身,走到木雪晴身旁。

“放心,我很怜香惜玉的,只不过让她跑步回家而已。”木雪晴说完,就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我们大哈什么时候变得心慈手软了。”夏易过来坐在她旁边,搂着她的肩膀。

“我一向都如此宽宏大量,人美心慈的好吗?算了,没心情了,回家。”木雪晴拎起书包准备走。

“鬼信,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啊,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怎么和木美人杠上的。”夏易显然不相信。

“女人之间的事,你一大老爷们儿插什么嘴,别管闲事,与你无关,今天就算是解决了。”问题到底是不是解决了还看颜笑会不会说话算话,真的离开。只有她离开了,木雪晴才能成为真正的颜笑,这场变身才有意义。

走在回家路上的颜笑,真是肺都要气炸了。真是丢脸,脸都丢尽了。怎么会这样呢?她想不通,脑子里一直围着这个问题作出各种遐想,但又一一推翻,最后回到家了,还是没想出来。

进门,颜笑说了,“我回来了”。然后就赶紧溜到回到房间。

木妈妈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看书,抬头说了,“好”。也没多说些什么。

这真是让颜笑无比窃喜。

到了房间,关上门,颜笑才真正放松下来。

我竟然真的成了木雪晴,不仅脸变了,身材变了,手也变了。颜笑到现在还是有些无法置信。毕竟谁也无法想象自己真的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转了几个圈接着看。

“这真的是木雪晴的外表,我真的成了她。”

“我真的能完完全全成为她吗?”

看着身旁的钢琴,颜笑有了大胆的猜想。

“那就让我来试试吧。”

颜笑坐在钢琴前,搓了搓手,手慢慢触向琴键,手指不自觉按下的那个瞬间,悦耳的琴音也随之流动。

虽然颜笑小时候也学过钢琴,但从没弹这么好过。这一下子解释了刚刚台球厅发生的一幕。看来我们两个彻彻底底的互换了,除了记忆。

“雪晴。”木妈妈在敲门。

“哦,进来吧”。颜笑嘴上说着,心里想着一会儿要怎样说话,才能不露馅儿。

“门是锁着的。”

“哦,对不起。”颜笑赶紧过去开门。

打开门,颜笑见到了满眼疲惫的木妈妈,刚才倒是没注意,她眼里的红血丝都快要溢出来了。

“晴晴,练琴着呢,阿姨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阿姨?怎么回事?”颜笑来不及反应就被拉到了床边。

木妈妈缓缓道来,原来是木雪晴的爸爸生意重心转到了北京,所以他们一家都要到北京去了。爸爸已经去了,这边因为还有事情没交代完,所以木妈妈留在这边,这两天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是时候离开了。想要问问颜笑,要不要一起走,如果不愿意可以继续住这边,由姑姑帮忙照应着。

颜笑抠着手指甲,没了主意。去北京当然好,比待在这小城好不知多少倍,可是自己还有父母,朋友在这边,最重要的是,周遇安怎么办?难得有了和他并肩的机会。

不行,答应了木雪晴要从学校消失的,不能说话不算数,那样太丢人了,况且木雪晴一直出现也挺烦的,那感觉就像灰姑娘一直担心午夜十二点到来。

“好,我也一起走,你们都走了,我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木妈妈有些惊喜。“晴晴真的吗?之前你一直不愿意,我和你爸爸一直不放心,现在太好了。”

不愿意?我之前为什么不愿意?但颜笑只能在心里疑惑,并不敢问出口。

木妈妈真的很开心,还抱了抱颜笑。

“真的谢谢你晴晴,这是代表你接受我了吗?”木妈***话让颜笑不明觉厉。

难道木雪晴一直不愿意接受她这个后妈,没给她好眼色,我看着挺善良的一个女人啊,还是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又或者是其实世界上没有一个后妈可以弥补亲妈失去留下的缺憾。那我是不是做错了?颜笑想着,不知该怎样回答。

“嗯嗯,现在从法律上讲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这是我爸爸所做的决定,这是他的自由,他可以选择她的妻子,而我没有自由选择我的母亲。所以接受与不接受,您都已经是我的继母了,虽然我忘不了我妈妈,但我妈妈毕竟回不来了。而我爸爸需要你,需要一个和谐的家,我,不想成为那个让这个家不和谐的因素。”颜笑尽量模仿着木雪晴会说的话,说出来后,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从她嘴里蹦出来的。

“晴晴,看来你真的长大了,你爸爸会很开心的。”木妈妈眼含热泪,抬手帮眼小整理额前的发,嘴里还说着,真的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弄得颜笑觉得挺肉麻的。身子稍微往后缩了缩。

“那咱们什么时候走?”颜笑让话题继续。

“你没什么事儿的话就后天吧,学校那边打个招呼就行。”

“这么快?”颜笑有些惊讶。

“晴晴有事儿要处理吗?不行可以再晚两天。”木妈妈说。

“那就晚两天吧,我想和老师同学告个别。”

“看来我们晴晴真是懂事儿了,现在也会处理和老师同学之间的关系了。”木妈***笑容又多了几分。

好吧,木雪晴是个高冷学霸,智商够了,情商这个锦上添花的东西,似乎并不那么重要。

木妈妈后来又说了一些让颜笑摸不着头脑的话,什么你终于接受我了,真好之类的。看来,木雪晴和木妈妈之间隔阂不一般,看着那么优雅的一个人,对一个晚辈说话竟有些慌乱,低声下气,必定是木雪晴平时没给她过好脸色。

送走木妈妈后,颜笑在房间里寻找着,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类似于日记本之类的,好帮她了解了解木雪晴这个“怪物”。

书架上全是书,理想国,苏菲的世界,悲惨世界,罪与罚,卡拉玛佐夫兄弟,少年维特的烦恼~~~~颜笑拿起来翻了翻,书里面没有任何标注,有些书页都有些泛黄了,但页面平整干净,跟新书似的,却又不像是从来没看过。

书桌上也是一些杂志,还有作业本,打开抽屉,里面有一本相册。打开第一页,是一家三口的合照,照片里,一男一女在沙发上坐着,中间是一个小女孩儿,还在咬着自己的手指,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那个女人应该就是木雪晴的妈妈了吧,身上透着大家闺秀的端庄气质,相比木妈妈,眉目之间多了一些傲气。男人也是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后面也都是他们几个人的照片,照片后面还写着满月,一岁,两岁,三岁~~~~到十一岁,就再也没有照片了。大概是木雪晴的妈妈去世了。

放回相册的时候,颜笑发现在原来放相册的地方下面,有一本故事会。拿起来翻的时候,掉出来一张照片,里面是个小男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估计别人肯定认不出这是谁,但颜笑一眼便认出了,因为那是他最熟悉的人——夏易。

原来木雪晴很早就认识夏易了,还把照片放在这么隐秘的地方,是暗恋吗?还是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的暗恋。木雪晴怎么会喜欢这小子,照片里的他穿着武术服,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双手插在腰上,下巴都快抬到天上去了,脸上的笑不似笑,更多的是不屑,简直就是欠揍嘛。颜笑惊讶,不是木雪晴竟然喜欢夏易,而是她喜欢夏易竟然喜欢了这么多年还藏得滴水不漏。

所以这次发生的我们两身份的互换也和这个有关系吗?颜笑猜测。

如果是这样,那么木雪晴和她也没有什么不同,默默地喜欢着与自己另一个世界的人。

睡觉前,躺在床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在颜笑脑海里一遍又一遍重映。接下来应该干些什么,要走了,周遇安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颜笑一直想着这个问题,知道睡着。

第二天,闹铃没响,颜笑就行了。坐在床边发了一会儿呆,梳洗,换衣。背上书包到楼下,和木妈妈一起吃了早餐。她觉得一个人每天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吃早餐,怪可怜的。

木妈妈很开心地送她出门,嘱咐她路上小心。

其实是司机送,没有什么需要她小心的,是司机需要小心。

来到学校,颜笑像昨天一样去找了木雪晴。告诉她,中午吃饭的时候食堂见。

接着回到一班,周遇安还没来。要怎么和他告别呢,颜笑拿起笔,不如写下来,免得尴尬或者说错话。

周遇安,我要走了,去北京。不知道该怎样和你道别,才能不让我感伤,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

这样写会不会有些奇怪。不管了,就这样吧。颜笑接着写。

我没什么朋友,这所学校,这些老师,对我来说都是过客,我知道,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会出现这样的人,可是,你,周遇安,不一样。我想,你对我的特别之处,大概就在于,在我知道要离开这里时,心里其实是雀跃的,但想到你,这喜悦便少了几分。算了,说这些只会让离别更加伤感。祝你以后的日子都是快乐的,你也祝福我吧。如果有幸,就让我们一起考上清华吧。

落款,木雪晴。颜笑差一点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颜笑想把纸叠个形状,但想起来自己连千纸鹤都不会折,还是作罢。她从中间折了一下,夹在书里。正好这会儿周遇安出现在门口。颜笑看着,这么帅的大帅哥,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了,想想就让人心碎。

周遇安坐下后,她就把纸条递了过去。这边一直想着,周遇安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觉得奇怪。过了一会儿,周遇安把纸条又递了过来,下面多了一行字。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哦,所以他这是没有舍不得的意思吗?就这样。不过,我现在是木雪晴啊,可能他和木雪晴之间就是同学,朋友的关系。有些失望,但这似乎又是情理之中。不,我应该高兴啊,他和木雪晴只是普通朋友,这又让她有些窃喜。

颜笑让自己不去想这些,想接下来的课吧。就要走了,要用好的印象做个结束才行。昨天预习了的,题也做了。再看看,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结果,老师今天一上课就在黑板上写了一道题,一看就特别难。老师给大家十分钟,想想思路。可是给了时间也没用,颜笑完全没头绪。有人想到思路吗?说一下。老师站在讲台上,怀着殷切的希望看着大家。

底下鸦雀无声~~~

杨墨,你来说一下。

解释一下,杨墨是理工科奇才,老师们赞他,其才华三十年难遇。

恩,这个我还没解出来,但应该是要从这里加辅助线,用线性函数~~~~

颜笑仿佛在听另外一门语言~~~~

老师连连点头,然后漏出欣慰的微笑。

“不错,就是有几个细节要注意。这里呢,应该这样~~~~”老师的讲解开始了。

这会儿,颜笑才微微有些听懂了。

唉,就她这水准,还考清华呢,好像木雪晴的脑子她并没有复制过来,真不合逻辑。

课就那样危险的过关了。

中午下课了,大家都三三两两地去饭堂。只有颜笑一个人。

“你什么时候走?”周遇安突然出现在颜笑旁边。

“再等两天吧。”

“哦。”

就一个“哦”,颜笑心里五味杂陈。

他们一起走到饭堂,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一个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一个可能觉得没什么必要吧。

买了饭,坐下来的时候,才看到木雪晴和夏易就坐在他们前面那一桌,背对着他们。夏易在帮木雪晴把面里的葱和香菜挑出来。颜笑不喜欢吃葱和香菜,但是每次吃饭都不会提前说,别放,都要后来挑出来。因为她说,没有葱和香菜就没有了香味,但是她拒绝吃。

看着夏易,颜笑第一次觉得原来他对她还是不错的嘛。

周遇安就坐在旁边,看到颜笑盯着前面看,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怎么?羡慕吗?我也帮你弄。”

他把颜笑的碗拿过去,把里面的葱和香菜挑完。

“好了,吃吧。”然后接着吃自己的饭。

颜笑是瞪大眼睛看着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的。想要张口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该如何说。

“哦,谢谢。”

颜笑一口一口吃着,吃进肚子的全是疑惑。

“Hi!”

颜笑抬头,看到的是和自己以前的那张脸。

“我和她有话要说,你先走吧。”木雪晴对周遇安说。

周遇安看了看颜笑,拿着碗走了,那眼神好像有些不放心,却好像还有些别的什么,但终究是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喜欢夏易。”看着周遇安走后,颜笑开口。

“你看到照片了,我知道你迟早要知道的。”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喜欢他,还是为什么我们身份会互换?说实话,这两个答案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身份会互换,但是我真的一直很羡慕你,过得那么洒脱,还有幸福的家庭,还有夏易对你那么好。我喜欢夏易,可能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喜欢了。只是他一直在疏远我,大概是因为,我不招人喜欢。现在这样多好,你喜欢周遇安,而我想待在夏易身边。我不是故意要赶你走,只是如果我们在同一片天空下生活,我会害怕。害怕你什么时候突然就回来了,我突然又变回木雪晴。”

原来我一直羡慕的木雪晴,心里一直在羡慕着我。果真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

“那好,那你要做好颜笑,要对我爸爸妈妈好,他们经常吵嘴,你不要管他们就好。还有我弟弟,他经常惹事儿,你可以说他,但不要打他,更不能让别人打他。还有夏易,对他好一点。”

颜笑说着,眼泪悄悄地爬进了眼眶。

木雪晴伸出手去握颜笑。

“我懂,我都知道,我肯定会比你让爸妈省心。弟弟很可爱,我不会舍得打他,欺负他的,更别说别人了。还有夏易,我一定会对他好的。你也要对我爸爸好,让他少喝点酒。还有婉姨,其实我已经原谅她了。”

“婉姨,原来你一直叫木妈妈婉姨,幸亏我没叫妈。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原谅她?”颜笑好奇地问。

“这些你以后会自己知道的。还有你,收收性子,好好念书,周遇安可是要考清华的。”木雪晴转移话题。

“我知道,可是我这脑子,真是没有办法。我们两的手换了,脑子怎么就没换呢?”这让颜笑有些懊恼。

“应该也换了,只是现在还没激发出来。现在你的身体里除了记忆,其他应该都是我的。”木雪晴认真的说。

“哦,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怎样调换回去。”

“你想要换回去吗?”木雪晴有些紧张。

“我就随便说说,万一哪天不想做回我自己了呢。”

“这些可能就得看老天的安排了。”

颜笑和木雪晴这次的谈话非常和谐。两个人达成了做好现在的彼此这个共识。

她们是多么的幸运,可以成为想要成为的那个人,不费吹灰之力。

颜笑心里是这样想的。

走出饭堂,颜笑抬起头望着头顶的这片天空,蓝蓝的天空里飘着几朵懒散的云,格外可爱,可惜马上就要对这片天空说再见了。

其实天空和天空又有什么不同呢,都是人心里的情思所致。

真的要离开了,这个学校不是那么喜欢,这个地方也不是那么喜欢,这里的人也没那么舍不得,可是,想起来要离开了,颜笑心里就酸酸的。

这时候木妈妈打来电话说,学校这边已经打好招呼了,让她放心。

既然如此,课也不必去上了,回家里看看吧。

走在门口的时候,门卫大叔不让她出去,因为学校有规定,除下午放学时间外,无故不能离校。

“不好意思,我已经不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我要离开了。”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颜笑竟然动情到掉了眼泪。

门卫大叔拍怕她的背说,“没事儿啊,姑娘,你先回去,过几天来求求校长,说不定他一心软,就又让你回来了。”

“恩,不会了。大叔,谢谢你。”大叔大概是以为她违纪被开除的,这两句来自陌生人的安慰,格外让人觉得暖心。

颜笑沿着学校的围墙外围走着,Duang一声,前方落下一个庞然大物,正好撞了上去。

哈哈,此物正是夏易。

“我去,今天是撞了什么邪,在这里也能遇到木美人啊。”夏易继续着他那吊儿郎当的表情。

“应该是我比较苦恼吧,怎么又遇到你。而且是男人的话,应该先道歉才对。叽叽歪歪那么多废话。”颜笑真是受不了他这副样子,永远没个正行。

这时夏易慢慢走近,在颜笑面前站定,帮她翻了翻衣领,眼神真诚地望着她,看得颜笑全身发麻。缓缓而来的还有夏易身上的气息,像是甘草的味道,涩涩的,有着大地的味道。

他的嘴一张一合,说着“对不起,木美人,请原谅我的鲁莽。”紧随而来的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颜笑赶紧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开始咯咯笑了起来。

“没想到你正经的时候这么搞笑啊,比卓别林还好笑。”她是边笑边说的这句话,接着就开始蹲下捂着肚子笑了。

“喂,能不能不要这样,不是你要我道歉的吗?好不容易凹的造型想在你面前好好表现一下的,这么打击人。”夏易气急败坏地说。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是我的错。”颜笑赶紧收住,憋地她的表情奇奇怪怪的。

“恩,木美人这上课时间是要去哪儿呢?难不成和我一样?”夏易狐疑地看着颜笑。

“呵呵,只准你上课时间跳墙翘课,不许我随便溜达,偶尔自由一下子呗。”

“哼,你要是能有这觉悟我可真是欣慰。”夏易完全不相信的样子。转念一想,又说“既然如此,那哥带你玩玩儿呗。”拉着颜笑的胳膊就走。

“你带我去哪儿不会是去打游戏吧?要不是去看av?”颜笑就任凭夏易这样拽着她走了,毕竟这是她的青梅竹马,毕竟她马上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毕竟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看来你很了解我嘛,说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夏易又露出了坏笑。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自恋地像你这么恶心的。”颜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真是没想到木美人说话原来这么有趣。”

“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书呆子吗?”说完颜笑就觉得怪怪的,她现在是木雪晴啊,木雪晴不就是一个好好学生,书呆子吗?反正颜笑是这么觉得的,可是偏偏她超级羡慕这样的女生。

“不啊,你在我眼里是优雅的女神。”最后两个字还特意顿了一下。

“是吗?你就是这样哄女孩子的啊,真没创意。”颜笑撇嘴。

心里却不乐意了,什么优雅女神?肤浅,肤浅。还不是看上人家长得漂亮。

“那么颜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呢?”颜笑想来个对比,不知道会不会自取其辱。

“颜笑?她啊,就是个小孩子,只知道乐,一点心计斗没有,出门也不注意看路,走平路都能崴到脚。总是喜欢逃避问题,还特别挑食,不喜欢吃生姜和香菜,吃到的时候表情就像吃屎一样。而且还特别尖酸刻薄,老挑事儿,让我给她擦屁股。特别费事儿,特别烦人。”

听他这样说,颜笑简直要哭出来了,有人这样了解自己,还这样陪着自己,其实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你这样在一个女生面前说另一个女生是想死了吗?”颜笑想要把自己从煽情的气氛中拉回来。

“不是你让我说的吗?女生这种生物真是奇怪。”夏易满腹委屈,转过头专心地开始走路。

“喂,真是小心眼。自恋的小气鬼。而且明明是你的错,在一个女生面前表现出对另一个女生的爱护。”颜笑追了上去,撇着嘴说。

“好吧,小的接受大小姐的教训。”然后作揖状。

“走了,去看av咯!”

嗯?我有说过要去看av吗?夏易一脸懵逼。

“我什么时候说带你看av了?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可不能教坏祖国的花骨朵啊。”

“那是打游戏?没事儿,不必在我面前装,我不会告诉老师的。”颜笑说完用自己的肩膀怼了夏易的肩膀。

“什么鬼,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啊。天城大厦楼顶有一个party,都是一些极限运动爱好者,我有几个朋友在那儿,会有一些跑酷,滑板的表演。你去不去?还是其实你想去看av?你说你一个女生,整天av,av的,怎么跟颜笑笑一样?”

又提我,夏易,你是有多喜欢我啊?颜笑内心偷笑。

“喂,又提颜笑笑,你是有多喜欢她啊。”颜笑心里等着夏易吃囧。

“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啊,她简直比我妈跟我呆在一起的时间还长。”

“哦。。。”

这样想起来就是的哦,夏易和颜笑笑是跟亲人一样的青梅竹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写作业,一起逃课,一起去网吧,一起去台球厅,这十七年有那么多的时间都是他俩一起度过的。

“好了,走吧。”夏易在喊了。

路上他们再没说话,来到了天城大厦。

“你还玩极限运动?”颜笑只知道他会玩滑板,但应该级别不高。

“这么心急干嘛?一会儿不就知道了。走了。”夏易进了电梯。

到了楼顶,眼前的场景倒是真的吓了颜笑一跳,一个男生纵身一跃,就像要和世界告别似的。

“不要啊。”颜笑伸出手。

“什么不要啊,你好好看看,没有人要轻生。”夏易帮忙把颜笑的手,收了回去。

颜笑愣了神,仔细一看,这时那个男生已经出现在了对面楼顶,正朝着这边挥手大喊呢。

大家都热烈地欢呼起来。伴随着节奏感超强的音乐,又有一个男生跳了出去。

“我去,这也太吓人了吧,我的心脏要跳出来了。本姑娘可不想被吓死,这也太怂了。”颜笑还是惊魂未定。

“木美人这么胆小啊,让你花容失色还真是我的错呢。我来表演一段就当赔罪好了。”夏易说完,就走过去,找别人拿了滑板,轻盈地跳了上去,轻松自如地滑了几圈,嘴角带着邪邪的笑容,抛给颜笑一个飞吻,一个加速,冲向边缘,带着滑板在空中飞了起来,像一条抛物线。

颜笑惊掉了下巴,这小子为博美人一笑,是不要命了吗?颜笑跑到了边缘,想要把他拉回来,抓了个空,手还停在空中。抬头的时候,夏易已经出现在了对面楼顶,朝着她挤眼。

一副自豪的表情。

颜笑没理他,转身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下,夏易背过身去,自己开心地踩着滑板转着圈,跟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身体,丝毫看不出半点紧张和失落。颜笑这下不乐意了,每一个在男生面前感受不到存在感的姑娘,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夏易,我喜欢你。”颜笑大喊。

“夏易,我喜欢你。”

“夏易,我喜欢你。”

音乐很大声,这边的夏易听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颜笑身边的人都听到了,他们开始起哄,喊夏易的名字。

说完之后,颜笑就手背在身后,开心地走了。颜笑知道,现在的她是木雪晴的样子,而木雪晴那可是全校男生的女神。听到女神表白,夏易会是什么反应呢,应该很有趣吧。

走到楼下的时候,夏易追了出来。

“木雪晴!你等等。”夏易喊道。

“干嘛?”颜笑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打算好好看看夏易窘迫的样子。

“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着玩儿的吧!”

看来他是喜欢木雪晴的吧,不然当作没听见就好了,还特地追出来。颜笑心里还有些挺不是滋味的。

“怎么会是说着玩儿的呢?我.......我木雪晴一向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好吗?”颜笑差点说成了,我颜笑笑。

“这样吗?那我就要说抱歉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夏易难为情地说。

“哈哈哈哈哈哈。”颜笑笑的很大声。“我逗你玩儿呢,你还真以为我会喜欢你啊。”颜笑莫名地释怀了。

虽然颜笑很清楚她喜欢的是周遇安,但是面对夏易,她还是希望他不要那么早有女朋友,希望他永远是自己的小跟班。她还小,还是小女生的心思,这样不为过吧。

“哦,我就说呢,不可能嘛,木美人怎么会看上我呢。”夏易如释重负。

“对啊,我怎么会看上你呢?”颜笑说着,想到了木雪晴。

夏易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说不喜欢他的不是真的木雪晴,不会想到真的木雪晴是那么喜欢他,更不会想到眼前这个是他的青梅竹马颜笑笑。在他眼里,木雪晴是高高在上,不需要喜欢上别人的女生,只要被喜欢就够了。颜笑笑是那么没头没脑,没大没小,是要他时刻看着,时刻护着的。

当然,这些也都是颜笑所不知道的。

“喂,我要走了,去北京,后会有期吧。”颜笑用胳膊怼了一下夏易。

“去北京,很好啊,一路顺风。”夏易一脸真诚地祝福。

“果然没心没肺,一点舍不得都没有。”颜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生气。

“还是木美人的前程重要,以后还请您不要忘了我就好。”夏易觉得颜笑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他们关系没到这种程度吧。

颜笑真的是不想理夏易了,太无趣了。不过想想,也是因为她现在是木雪晴,他才那么说的。说了声再见,就潇洒转身了。

还好,在临走的时候该见的人,都见了。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应该回家去看看。

走在以前每天都经过的街道上,路边摆摊的阿姨身旁多了一个冰柜,她身边坐着的大黄狗今天看起来很没有精神,大概是因为太热了吧。那家CD店今天放的还是台湾歌手甜甜的歌曲,好像是飞轮海的《只对你有感觉》。又走到那家文具店的门口,不知道还有没有韩庚的海报。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个让颜笑笑鼻子一酸的背影,爸爸背着弟弟,一步一步的踩在满是锈斑的楼梯上,走了三四步,爸爸停了下来,扶了一下墙壁,又继续往上走。

“叔叔,请问颜笑笑同学在吗?”颜笑还是叫住了他。

“笑笑还没回来呢?你是笑笑同学吧,进来坐吧,这个时间,她快回来了。”现在的爸爸特别慈祥,让颜笑好想趴在他胸口大哭。

“不用了,没什么事,就是路过,她没在就算了,叔叔您少抽烟喝酒,当心身体,我走了,叔叔再见。”这叔叔叫得颜笑只想抽自己。

这就再见了,这么些年她无数次想要离开自己窘迫的家,现在终于离开了,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可是心里怎么觉得挺不是滋味儿的,感觉有东西抽离了一般,可能我也不是一个无情的人,颜笑这样想。

她脑海里开始浮现妈妈在她发烧的时候,端过来的稠稠的粥,肚子痛的时候,妈妈那轻轻揉着她肚子的手。小时候学游泳,她骑在爸爸的背上,爸爸喊着“小鸭子要过河喽!”双手划着水,带着她横越游泳池。。。这些都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啊,他们都是深深切切爱着自己的人啊,怎么现在这些画面这么清晰。在一起的时候,那些好把我养娇惯了,让我以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并且会长长久久存在的。

果然,分离最容易让人渴望感情,也最容易让人感伤。

回去的路上,颜笑带上了耳机,贪玩的流行歌曲很容易让人沉浸在一个单纯的世界里,不去想凡尘俗世,我爱你,你不爱我,那我就偷偷看着你好了。若两情相悦,那就手牵手,一步两步向前走,去看最蓝的天空,最自由的大海。

这样她的心情倒是愉快了许多,摇头晃脑的四处瞅着,才发现,右前方走着的那个,是周遇安。她拿起了手机,给他发短信。“你在干嘛?想问你借本书。”选了立即发送后,还没等那个跳动的邮箱停下了,就看到了短信提醒。“走路。”就这两个字。颜笑都能看乐了。然后乐呵呵的敲下,“那你回头。”接着抬头就看到了,周遇安那张看不出任何表情的俊俏脸庞。

颜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笑了,抓耳挠腮地走上前说,“好巧啊。”

得到的回复是,“我们的家在同一个方向。”

马路是那么的宽敞明亮,颜笑却觉得,真是压抑到要死,憋足了劲儿,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最后问了句,“哎,你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你要抄吗?”

颜笑还想问,你怎么知道我想抄。后来才意识到,原来周遇安讲了一个笑话。

于是情不自禁哈哈大笑起来。

“有那么好笑吗?”周遇安倒是不好意思了。

“你会讲笑话,难道不值得笑一笑吗?”

说完颜笑又露出了一个Bigsmile,嘴角一直扯到了耳朵。

看到这么热烈的笑容,周遇安便不由自主的也把嘴角往上扯了扯,颜笑觉得像极了她画的Micky的笑脸,特别明亮动人,让人好想上去捏一捏,行动力超强的她,果然一点占便宜的机会也不放过,麻溜儿地就伸着手上去了,碰到了周遇安的下巴的时候,他像弹簧一样立刻向外弹了出去。

“你干嘛这样,真是让人尴尬,你下巴上面有东西。”颜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哦,我自己来。”周遇安用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以及下巴,然后问:“好了吗?”

颜笑瞪大眼睛看着,重重的摇头,“没有,要这样。”终于偷袭成功触到了周遇安的嘴角。

周遇安竟也没有抵抗,倒是觉得颜笑瞪大眼睛看着他的样子特别可爱。颜笑的手特别软,触着他的皮肤,暖暖的,令他麻酥酥的。

“这样就好了。”大概三十秒后,颜笑像刚在一样认真的将手放了下来,接着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漫不经心的说着:“好了,我们走吧。”

这一刻,周遇安确定了,眼前站着的,就是他一直喜欢的女孩子,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明亮的女孩子。

“好。”

这个一个字真是可以破解出一百种意思,但颜笑心里知道,就算是她猜一百次也猜不对。在喜欢的人面前,没有人是聪明的。

在颜笑眼里,周遇安和她之间的距离有地球离太阳的距离那么远,哪怕他们两个现在并肩而立,呼吸着同一立方米内的空气。那么浩浩荡荡的她,竟也会自卑到如此地步。

不知周遇安知道会作何想?

周遇安永远不会知道颜笑在他面前有多么的自卑,就像颜笑永远不知道周遇安对她有那么多的喜欢。

那时候,大家都把喜欢看的太重了,仿佛说出口,它就会从金子变成石头一般。

颜笑知道自己要走了,周遇安也知道颜笑要走了,他们两个走在路上,谁都没有说再见,保重,好似这就像他们平时放学在路上偶然遇见一样,明天去了学校,依然会再见到的。

第二天,周遇安像往常一样来到学校,看着颜笑的位子空着,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忽然很好奇,颜笑每天坐在位子上是一个什么样儿的视野。他走过去,坐了下来。端坐着,看向前方,这一刻他觉得他们之终于间不再隔着一个桌子了。

从颜笑来的那天,他就看出了破绽,知道这肯定不是真的木雪晴,不过让他欣喜的是,他发现这个女孩子好熟悉,特别吸引他,直到,昨天,他确定了,她就是颜笑。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他为此感到无比开心,可是她只来了短短几天就要走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有缘的人总会再见。

颜笑就这样和周遇安道了别,离别的伤痛无声无息,也没有让离开的脚步放缓半分。

颜笑还是要走了,她没有告诉别人自己的航班号,走的时候木妈妈搂着她的肩膀,这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虽然过得不一定开心,但是要走了,还是有几分不舍。过安检的时候,她刻意回头看了看,期待着某个人的出现,虽然自己也明白,这不可能。

在转头的几秒钟,颜笑露出了释怀的笑容,像是在对过去的自己告别,颜笑笑这个人从此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迎接她的会是一个崭新的木雪晴。

而青春还在继续,她还记得和周遇安的约定。

到了北京,木万林帮颜笑安排了一所很好的高中,问她是休息几天再去,还是明天就去报到。

“还是明天去吧,一切都还不熟悉,提早熟悉熟悉,毕竟马上高三了。”颜笑补了一句,“我不用休息,一点都不累。”

木万林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是我老了吧,搬个家累到不行。”

“您不老,还是玉树临风,风华正茂呢。只是比我老了一点点啊。”颜笑说完,哈哈笑了一下。

木万林开怀大笑。自从雪晴的妈妈走了以后,雪晴就和木爸爸变得有点陌生,后来木爸爸再婚,木雪晴在家里更是一句话也不愿多说,大多数时间就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木万林对木雪晴是心怀愧疚的,也不愿为难她,就由她去了。大多数时候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难过。像今天这样的木雪晴,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雪儿,你很久没有这样跟爸爸说话了。”木万林用手拨了拨颜笑额前的碎发,动容的说到。

雪儿,这温柔的声音来自一个中年男人,里面满满的是对女儿的疼爱。女儿对自己这么多年的不理解,让他不知所措。以至于今日女儿对他的小小笑容都能让他双眼噙泪。颜笑一时怔住了,有点难为情,觉得自己欺骗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

“都过去了,我知道您这些年挺不容易的,爸爸,以后咱们好好的。”天知道颜笑鼓了多大的勇气,才喊出了“爸爸”这两个字。她是同情眼前这个父亲的,虽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但她没办法去折磨这样一个有点可怜的父亲。

“雪儿,你终于愿意叫我了。”木万林喜出望外。

“你终于愿意原谅我了。”

“本来就没什么好原谅的嘛,毕竟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父亲,一家人不说这些了。”颜笑说完又哈哈笑了两声。

“好,好,好。小絮,今天开心,你多烧几个菜,今天咱们一家人好好吃个饭。”木万林高兴地对木妈妈喊着。

看着木爸爸这么开心,颜笑心里也很高兴。木雪晴,我这么做,纯粹是好心,你应该不会怪我吧。颜笑在心里想。

阅读全文
当我成了你

当我成了你

《当我成了你》情节层层推进,写得真心很不错。作者大大剧情走得快,人物形象丰满,悬念也不少,很合我胃口。

作者:欢喜容与 类别:都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当我成了你》主角颜笑夏易在线阅读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