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成了你无弹窗全文试读精彩试读 颜笑夏易完本免费阅读_艺术小说网

当我成了你无弹窗全文试读精彩试读 颜笑夏易完本免费阅读

当我成了你无弹窗全文试读精彩试读 颜笑夏易完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01 01:05:37编辑:腹黑兔子人气:

完结小说《当我成了你》是欢喜容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颜笑夏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来到病房后,木雪晴忽然想起来,夏易的乐队还有演出。“你们乐队的演出怎么办?”“正要说,我现在回去排练。”夏易答。“?你还敢回去? ...

当我成了你

推荐指数:10分

《当我成了你》 第二十五章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从来不曾知道过。 免费试读

来到病房后,木雪晴忽然想起来,夏易的乐队还有演出。

“你们乐队的演出怎么办?”

“正要说,我现在回去排练。”夏易答。

“?你还敢回去?再遇到他们怎么办?”木雪晴惊讶。

“我跟他们又无冤无仇?”夏易回答地坦坦荡荡。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周遇安开口。

“没事儿,谁还没有个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夏易轻轻松松。

“但是你现在还是不要回去了吧,你们重新约个地方排练。”周遇安也这么认为。“我问一下管理学校排练室的老师,看能不能拿到钥匙。”

说完,周遇安就拿出手机拨电话。

“喂?王老师吗?我是周遇安,我想借学校的排练室用一下,最近有一个钢琴比赛要参加,不知道可不可以?”

“嗯嗯,好的,麻烦老师了,谢谢老师!我会好好表现的,再见!”

周遇安挂掉电话,云淡风轻地说:“OK,搞定了!”

夏易十分欣喜,搂着周遇安的肩膀说:“真有你的啊,小子,谢啦!”

周遇安说:“谢什么?谁还没有个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

嗯,这个梗接的,很合适。

这时候夏易接到电话,是乐队成员问他怎么还没有来,他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简要讲述了一遍,向大家道歉。然后告诉他们可以到学校排练室排练的事情,因为要麻烦别人跑来跑去,夏易在这边一直道歉,好说歹说。最后大家才同意去学校。

“笑笑,要不你就待在医院吧,这样跑来跑去,对伤口不好。”夏易眼里充满担心。

“嗯,夏易说的对。”周遇安附议。

“可是我还没有看过你表演,想去看。”木雪晴认责地说。

夏易用手挠挠下巴:“可是现场可能会很吵。”

“没事儿,我要是不舒服了,再告诉你,回来就好了。”木雪晴改变话术。

“那好吧,我们走吧。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三人在医院门口打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学校门口。

下车后,周遇安去找王老师拿钥匙,夏易跟木雪晴来到排练室。

随后,乐队成员也来了。

夏易向木雪晴介绍:“这是键盘手健健,这是贝斯手碚碚,这是主唱小潮。”

木雪晴笑:“没有全名吗?”

“这样比较容易让大家记住。”主唱小潮解释。“这位是?”

“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颜笑笑。”夏易介绍。

“哦,好朋友~”长音~

“正经点。”夏易用胳膊怼了小潮一下。

木雪晴低头笑。

周遇安把钥匙拿过来了。开门之后,大家惊讶,原来学校的排练室环境这么好,不仅各种乐器齐全,而且特别大,特别干净。

在大家的赞叹声中,周遇安把夏易拉过来对他说,自己还有事,先走了。

夏易来不及思考,点头应着,示意他先去忙吧。

乐队成员先去试音。

木雪晴在一旁看着他们欢乐的样子,一转头,发现周遇安已经走了。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

她走出来,给周遇安打电话。

“周遇安,你是不是去找他们报仇了?”电话一接通,木雪晴用近乎嘶吼的声音问。

“没有,怎么可能?我现在身上还有伤。”

“那你现在哪儿?”木雪晴问。

“回家了。”周遇安停下了手中的喷漆,此刻他就站在“IWILLGET!”那面墙面前。

“别冲动!”木雪晴还是有点不放心。

“放心吧,我不是那样的人。”周遇安在这边尽力解释。

“好。”木雪晴回答,两人结束对话。

其实她本来想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从来不曾知道过。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她知道,对于别人不想说出口的事情,自己最好也不要去问。

周遇安挂掉电话。一点一点喷着手中红色的油漆,原本已经有些褪色的红色墙面,又变得猩红鲜艳。周遇安小时候,又一次再一次被欺负了,他独自躲在墙角哭。

“嗨,小孩儿,你怎么了?”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穿着黑色背心,皮肤黝黑,肌肉暴起的高个儿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周遇安看到他吓了一跳,以为他又是另外一个来欺负他的人,一步一步往后退,准备逃跑。

“没,没事儿。”周遇安吓到结巴。

“没事儿,你哭什么?被欺负了?”高个儿男人走过来,弯腰,帮他拍身上的土。

周遇安身体僵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没事儿,别怕,以后我罩着你。我叫肖云,这一片都是我管着的,放心,以后绝对没有人再敢欺负你。”

周遇安抬头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肖云一把将小小的周遇安抱起,让他坐在自己的胳膊上。

“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肖云带着周遇安来到一家甜品店。这家甜品店,以前周遇安每次路过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向里面张望。

进门之后,肖云将他放在窗边的一个位子上,嘱咐他乖乖坐着。周遇安手足无措,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看,两只手牢牢地在下面抓着凳子,然后低头看自己的脚。

“干嘛呢?”肖云端着一个巧克力圣代和一个草莓圣代过来了。

“没,没干嘛。”周遇安看起来依然像受惊的小鸟。

肖云将手里的巧克力圣代推到周遇安面前,“吃吧~”

周遇安微微抬起头看他,小心翼翼地说:“我想要那个。”

肖云开心:“你小子,终于主动说话了。”又将草莓圣代推到周遇安面前:“这两个都是你的。”

周遇安慢慢将手抬到桌面,拿起圣代上面的勺子。

“怎么样?好吃吗?”肖云问。

“好吃。”周遇安轻轻点点头。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肖云自信满满。

周遇安小心翼翼地吃着,对面的肖云手撑着下巴,专心的看着周遇安吃东西。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肖云开口。

“周垣。”周遇安回答。

“怎么叫周媛?娘里娘气的。”肖云将手放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身体往后仰。

“不是,是土字旁的垣,周垣是围墙的意思。”周遇安解释。

“哦,这样。但听起来也太别扭了。”肖云还是觉得不好。

“这是我妈起的,她希望我可以像围墙那样有担当,保护别人。”周遇安解释。

“好。那你妈呢?我一会儿带你去找她。”肖云说。

“死了,我刚出生她就死了。后来我爸重新娶了老婆,生了儿子,就把我送人了。但是没过一年我养母也死了。那家人就把我送了回去。我回去之后,过了半年,我爸也出车祸死了。”周遇安若无其事地讲着。

“那你还真是天煞克星啊~”肖云用手把玩着胸前的大金链子。

周遇安听到这句已经被别人说烂了的话,心依然如受重击,咬咬嘴唇说:“对啊,我就是天煞克星,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可是我肖云不怕。”肖云摸摸周遇安的小脑袋,弯起嘴角,原本看起来凶凶的脸上,出现了一个与他气质极其不相符的微笑。

周遇安心里的防线微微松懈。

“先生,您要的榴莲吐司。”服务员端着盘子走过来。

“放这儿吧。”肖云示意。

“先生请您慢用。”服务员走了。

肖云对周遇安说:“快吃吧。”然后接着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周遇安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吃东西。

过了半个小时,周遇安已经将桌上的所有东西吃完了,一点渣滓也没剩。

但是手里依然握着圣代里的那只勺子。

“吃完了?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家。”肖云说。

周遇安手里依然紧握着那只勺子,静默着,没有开口。

“没吃饱吗?你还想吃什么?”肖云问。

“不是。”周遇安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可以把这只勺子带走吗?”

肖云笑:“你要这勺子干嘛?”

周遇安低头不说话。

“好好好。”肖云叫来服务员,问这只勺子多少钱。服务员说勺子不卖。肖云在桌子上拍了十块钱,将周遇安抱起来,走了。

出来之后,肖云对着把玩勺子的周遇安说:“真搞不懂,一个破勺子,你咋就那么稀罕?”

周遇安继续把玩这那只勺子,不说话。

“小子,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周遇安摇头。

“没事儿,我送你回去,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不敢欺负你。”肖云依然自信满满。

周遇安慢吞吞说了住址。

肖云把周遇安放在自己的大摩托上面,扬尘而去。

“是这儿吗?”肖云问。

“嗯。”周遇安点头。

肖云停好车,将周遇安抱下来。

上楼,来到一个门口。

“这家吗?”

“嗯。”

肖云敲门。

周遇安拉了拉他的手,捧着钥匙,递到他面前。

肖云拿着钥匙开了门。

一股霉味立刻传到鼻孔。屋里一片寂静,摆放着一些陈旧的实木家具,东西在上面整整齐齐地放着。窗台上的绿植叶子已经干掉了,看起来已经死了有些日子。窗口撒下来的阳光里,灰尘飞舞着。很显然这抹阳光,并没有让这一些变得生机勃勃,相反,与这个死气沉沉的房间比起来,那抹阳光是多么得不合时宜。

“垣垣回来了?”一个有些嘶哑的女声问,有些有气无力。

“嗯,阿姨,我回来了。”周遇安应着。

“你等会儿,阿姨喂完弟弟吃饭,就给你做饭。”

肖云顺着声源找去,看到一个穿着灰色棉布连衣长裙的女人,看起来很瘦,头发在后面随意绑着,额头前面的头发散落下来,顺着高高的颧骨,垂下来,一直到下巴。她正在端着碗喂一个小孩儿吃饭,小孩儿看起来不到两岁。

肖云的视线被她手里拿着的勺子吸引,这不就是刚刚小孩儿在甜品店,握着不放手的那只勺子吗?

肖云转头去看周遇安,看到他正在拿着那只勺子把玩。

肖云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和周遇安一起坐在客厅。过了片刻,女人走了出来,看到肖云有些意外。

“这位是?”

“我叫肖云,是这小孩儿新认识的朋友。我今天看他在角落里哭,好像被欺负过的样子,所以送他回来。”

“谢谢肖先生,辛苦了。”女人淡淡地说。走过去摸着周遇安的脸问:“垣垣,你没受伤吧?”

周遇安摇摇头。

“那就好。洗手准备吃饭吧。一会儿就好。”女人向厨房走去,更确切地说,像是飘过去的。

过了一会儿,女人端出来两道菜和两碗米饭。

“肖先生,要一起坐下来吃吗?”

“不用,我吃过了,把他送回来就好,我现在就走。”

“慢走,不送。”女人说。

肖云起身要走,周遇安突然拽住他的手。

肖云低头看着他像小羊一样哀伤的眼睛,心里泛起同情。

“垣垣,你怎么了?乖,让叔叔走。”女人说。

周遇安乖乖放手。

肖云走出去之后,在门口思考了片刻之后,骑上摩托车,奔驰而去。

周遇安在楼上,从窗口望着他离去。

其实后妈对周遇安不坏,只是她的心就只有那么大,全部都放在了弟弟身上。

后来周遇安经常到见到肖云的那条街溜达。时间久了,果不其然,又遇到了他。

那天他手里拿着喷漆,站在一片红色的墙面前。周遇安看着他在墙上写下了:“IWILLGET!”又在后面画了一个咧嘴笑着的骷髅头。

周遇安走过去,拽着他的裤子,肖云低头看到他:“小孩儿,你怎么来了?”

然后一把将他抱起:“怎么样?看我画的好不好?”

周遇安摇头,从肖云手里拿起喷漆,在骷髅头的嘴边画了一笔。

肖云笑笑,夸赞周遇安:“小孩儿,厉害啊,也是,骷髅头嘴边怎么能没有血呢?”

肖云又带着周遇安去吃东西,吃完东西,把他放在摩托车上送他回家,车子到了家门口,周遇安死活不肯下车。肖云就带着他去兜风,一直到天黑,将他带回来,可是他依然不肯下车。

“你不想回家吗?”肖云问。

“我没有家。”周遇安回答。

肖云心疼地摸摸他的小脑袋。

“那你愿意跟我回去吗?”肖云问。

周遇安抬头,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点头:“嗯!”

肖云带着周遇安回到自己的小屋,冉琼看到他带回来一个小孩儿。

疑惑地问:“这是谁家孩子?”

“这不重要,以后就是我的孩子。”肖云坚定地回答。

周遇安抬头,定定地看着他脸上坚毅的神情。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当我成了你无弹窗全文试读精彩试读 颜笑夏易完本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