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槿花》主角木槿周精彩试读免费阅读_艺术小说网

陌上槿花

陌上槿花 已完结

陌上槿花

时间:2022-05-24 22:39:47 分类:言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琉妆 主角:木槿周

火爆新书《陌上槿花》是琉妆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木槿周,书中主要讲述了:原想一生一世一双人,却是劳燕分飞各西东; 本盼长平长安长相悦,奈何盛世红颜多波折; 只以为相隔千山万水,蓦然回首,陌上故人来。...

精彩章节试读:

李仁怀一听只觉心中别扭,急急嚷道:“如此,我更不能带她去,就让她留在家里,让姓林的找不到。”

李夫人叹道:“唉!傻儿子,你把她留在这里又能留几时?以后林翰轩回家终归是要寻来的,到时你怎么办?她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强留她在此又有什么用,不如去此跟林翰轩正面较量,难道我的儿子还能让一个乡下的武夫给比下去了?”

李仁怀闻言心中傲气一升,到真想和林翰轩一较高下,但想到槿儿可能会就此离开,心中只是不舍:“我不管,反正我不让他们见面。以后他要是来寻,我总有办法不让他寻到!”

李夫人听他说话如此无赖,不觉又好气又好笑,正想着怎样说服他。却听李升泰喝道:“胡说!你若这样做,与那强抢木槿的催恶少有何区别?为父为你取名仁怀,无非是望你有仁德博爱之心、济世救人胸怀。男子汉大丈夫,行事做人光明磊落,面对自己所爱之人,就当光明正大的去争取,不管对手有多强也决不退让。即便日后她选择的不是你,也不能失了大好男儿的磊落之态,这样方能对得起自己心,才能觉得此生此情无憾!”说罢看向妻子,见妻子也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心中柔软,两人目中尽是温情。

李仁怀听得父亲所言,激起心中豪情,点头应道:“父亲所言极是,孩儿受教了。孩儿这便去准备准备,明日带槿儿一同进京。”

李升泰微一沉吟,嘱咐道:“此去也不知是否平顺,你将往生丸也带上一粒,或能有用。”

次日一早,李仁怀便带上木槿和药童四喜往大苍国都城平昌而去。木槿因不用在药堂抛头露面,便回复了女装,只是每日仍用药膏敷面。为了行走方便,两人便以兄妹相称。

三人日夜兼程赶往京城,一路无事,第四日方到达平昌。京城虽是繁华,三人却无心逗留,向路人问明道路,便直奔定安侯府而去。

到了定安侯府,李仁怀递上名贴。想必门房早已收到指令,立即着人前去通报,一边领了李仁怀向府内而去。这侯府建的极是气派,三人在门子带领下左弯右拐,行了好一会儿,便听得一阵嘈杂之声,为首的妇人一叠声地道:“神医来了,神医来了,候爷有救了,快快有请!”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貌妇人,身着蓝底金色团花居家缎袍,容色憔悴,在仆妇的搀扶之下,迎了出来。

李仁怀见那妇人眉眼间与李夫人有三分相似,便知是当今圣上的妹子、骠骑将军定安侯苏子策的夫人、自己姨母青阳公主。当即快走两步,上前拜倒:“草民见过公主殿下。”

苏夫人昨日便收到姐姐回信,知道李仁怀深得父亲真传,此次入京只求解毒、不欲多事,让自己代他隐瞒身份。此时见李仁怀礼数周全、神色疏离,知道此处人多口杂,不便相认。当下扶起李仁怀,见他与姊夫极为相似,但眼睛、双唇却有姊姊的影子,想到姊姊为了姊夫抛却公主之尊,与他隐迹江湖,这二十多年不知境况如何,不由百感交集,愣在当场。

这时跟在苏夫人身后一个十六七岁、身着淡绿锦裙的美貌少女,挑着眉上下打量了李仁怀一眼,拉了拉苏夫人的衣袖,急道:“娘,快请大夫去看爹爹呀!”

苏夫人回过神来,忙拭泪道:“对对!大夫请随本公主去看看候爷吧!”亲自领着李仁怀来到苏子策卧房。

李仁怀进得房中即闻得一股浓烈的药味,但见四周门窗紧闭、床帐低垂,床边站有两个五十余岁身着太医服的人,看服色应是太医令,想必当今圣上非常重视苏子策,太医院不敢轻慢,两位太医令一并前来,此时两位太医令正压低了声音商量着。

李仁怀闻到房内药味,问道:“大人们可是用的蟾肝、穿心连、防风、红藤等药给侯爷解毒?”边说边撩开床幔,但见苏子策双颊微陷、面色青黑、除了鼻中尚有丝丝出气,几与死人无异,不由眉头紧锁,当即坐下为其诊治。

两位太医见他年纪轻轻、身着布衣,只凭房中残留药味便将用药猜得十之八/九,微感纳闷,不知此人究竟是医术高明,还是装神弄鬼,一时并不接话。

但听苏夫人道:“二位大人辛苦了,下去吧。”

两位太医闻言,对视一眼,满眼焦虑,担心这年轻人要是把侯爷治坏了,自己如何脱得了干系?只怕整个太医院都要跟着倒霉。一人躬身道:“公主,侯爷此时状况凶险,须时时留意观察......”

话尚未说完,苏夫人抬手打断,沉声道:“此处暂不需他人,侯爷如有意外,由本公主一力承担。”

两位太医为苏子策之事,多日来未曾好好休息,早已疲惫不堪,此时听公主如此说,便松了一口气,躬身告退。

这方李仁怀已拆开苏子策右臂上包的药膏,用清水将伤口洗净,对着天光端详。只见伤口不深,想来只是飞箭擦伤,但伤口周围一片乌黑,整个手臂肿大如柱,黑亮黑亮的,让人瘆得慌。李仁怀拿出银刀,在伤口上一划拉,立即便有黑血涌出,用刀沾了些黑血拿到鼻尖嗅了嗅,走到窗边,将血抹在一块白巾上细看。一看之下不由心惊,回头对苏夫人道:“回禀公主,侯爷所中之毒极是凶险。公主请看,这毒血黑紫中泛蓝,其味微有甜香,以在下看来,必是号称天下第一邪毒的金血蛤之毒。”

苏夫人一听,不觉又流下泪来,强自镇定问道:“仁怀,你看这可还有救?”

李仁怀听他叫自己名字,只觉诧异,抬眼看向四周,却见房中只有苏夫人与自己两人,刚才那一众人等不知道何时退得干干净净。便也不再做戏,直言道:“姨母,外甥也从未遇到过此毒,以前曾在医书中见过,但书中只写此毒的毒性特征,未见有解毒之法。外甥闲时与父亲论起此毒,这金血蛤极是罕见,父亲行医三十余年,也未遇到过,故无甚经验可谈。只是假设了几种医治之法,却未曾用过,不知道效果如何。”

苏夫人闻言只觉心中一凉,不由嘤嘤哭泣起来。

李仁怀忙劝道:“姨母先别伤心,还好当初姨父已用内力将毒逼出大半,方才能拖到此时,且让外甥全力一试,虽不能让姨父恢复以前的神武,但要保住性命尚有几分把握。”

苏夫人这些时日听惯了颓丧之言,如今闻得还有生机,忙止住哭泣,拉住李仁怀的手道:“仁怀,有你这句话,姨母便放心了,你且放心施为,万事有我。”转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苏子策,哽咽道:“他即便能比以前神勇百倍,我也再不会让他出征冒险了!”

李仁怀点点头又道:“还好太医院只用了些温和的解毒之药压制住毒性,又有高手以内力护住姨父心脉,才未使得余毒攻心,也算大功一件!”

说罢,又回身为苏子策号脉,看过他双眼、舌苔,坐在床边低头思索,苏夫人见他沉思,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打扰了他。约半盏茶之后,李仁怀方起身走到案前,提笔写了方子交与苏夫人:“姨母先叫人按此方买五副药回来,大火熬水盛入浴桶送来,我先给姨父运功逼毒。”苏夫人立即吩咐下人去办。

李仁怀又从怀中摸出一个约两寸高的白玉瓶,倒出两粒护心清血丹放入碗中,取温水化开,欲给苏子策服下,但苏子策昏迷不醒,无法吞咽。这药极难配制,珍贵异常,李仁怀自不愿有丁点抛洒。

李仁怀将药碗交与苏夫人,运起内力双手食指点在苏子策双耳翳风穴上,苏子策便张开了口,苏夫人忙将药水缓缓喂入口中。李仁怀又轻点其天突穴,助其吞咽,然后将其上半身扶直,以掌抵上背,上下游走,让药入腹。

过得一柱香时间,苏子策全身颤栗起来,喉间有咕咕之声。

恰好下人将盛满药汤的浴桶抬了进来,李仁怀试了一下水温,便请苏夫人也出去,吩咐一柱香后再送一浴桶热水过来,另准备一间静室,待自己行功完毕休息所用,行功期间切勿让人打扰,只唤四喜进来听候差遣。

待各方就位,李仁怀将苏子策放入浴桶中,只将头部露出水面,自己便在一旁坐下凝神运功。

且说苏夫人走出卧室,见女儿及个两幼子均在外间候着,苏小姐一见母亲出来,忙上前问道:“娘,爹爹怎样了?”

苏夫面上诛无喜色,只淡淡道:“有救了!”连日来的担心,终于得以缓解,强大的倦意随之袭来,便不再言语,靠在椅上假寐。

众人见公主神色中颇有倦色,均屏息敛气小心侍候,房中一时寂寂,落针可闻。

相关内容推荐:

没有脚的小鸟

编辑没有脚的小鸟点评:

《陌上槿花》写得真的好!作者悬念设置得恰到好处,引人入胜。我是看书很挑剔的一个人,但是作者写的这本书,我五天看到最新,实在值得看。给作者好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陌上槿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