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阴碑》主角蒙蒙布满完本全文试读精彩阅读_艺术小说网

长阴碑

长阴碑 连载中

长阴碑

时间:2020-07-14 04:03:52 分类:灵异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渴雨 主角:蒙蒙布满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长阴碑》的小说,是作者渴雨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石碑方首者称碑,圆首者称碣。墓碑者螭首龟趺,碑头用篆体书写篆额,正中一列字数需符合大小黄道,如若不符定当大凶。描红被断则鬼魂不散,亲者自刻则阴魄不宁。七岁那年,我却亲自给我爹刻了一块墓碑,从此……...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眼神闪烁着的爷爷,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跟那白褂子一样将我一斧头给砍了。

  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我好的人,第二个就是那个小男孩……

  不知道过了多久,爷爷沉叹了一声,弯下腰将我爹从地上抱起,放进棺材里,跟着看了我一眼道:“把你娘收拾一下,一块下葬了吧。”

  我听着他的话就是一愣,跟着看了看衣服被撕得破烂的老娘,心里莫名就是一阵烦躁。

  想到小男孩走时他师父虽然又是冷哼又是咳,可对他做的事都没有说他,最后见他受伤,还是蹲下来背他,可我这辈子,又有谁背过我?

  爷爷又低叫了一声,他见我没动,又沉叹了一声,从坟坑里爬出来,轻轻的摸着我的头道:“小影,以后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只是看是不是对自己有利而已,总有一些事情是超脱于生命之外的,日后你就会明白的。”

  说完看了看我脖子上的血洞,又瞄了瞄被咬下一块肉的肩膀,伸手从那块我亲手刻下的石碑下抓了一大把黄土敷在我伤口上,张了张嘴道:“你爹……”

  一说到我爹,我心底一阵恨意闪起,抬头盯着爷爷。

  他看着我的样子,舌头卷了卷还是没有开口,又抓了两把土敷在我伤口,看了看一边已经因为哭得太久累得睡着了的小怪物,原本想伸手摸摸他的脸,却又因为手脏,只是讪讪的收回,朝我苦笑道:“他就是你弟弟曹颢,以后他后照顾你的,你要好好的养大他,千万不要跟他分开,你……”

  看着光着身子睡在地上的小怪物,他肚子上还拖着脐带,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说是他照顾我,可我现在真不想说话,就算说话,我也只是想问一些关于我的问题。

  爷爷脱下外衣将小怪物……曹颢包起来放在我身边,又将我伤口上的黄土揭开,只见原本红黄的土上面一大片黑浓的稠血。

  他将那些用过的土扔进坟坑里,跟着又抓了新土敷我伤口上道:“土为地母,可容纳万物也可生长万物,你被尸毒所侵,又咬了你爹,呆会抓点碑下的土回去和水,沉过之后,你将那水喝下去。”

  感觉到脖子没那么痛了,我才抬头看着他道:“什么是长阴碑?”

  爷爷的手一顿,拿在手里的黄土差点就落地下去了,朝我苦苦一笑道:“以后你就会知道的,记得每天拿你娘的血肉将石碑描上一遍红,要不你爹又得从棺材里爬起来。”

  说完似乎怕我再问什么,慢慢的站起来,拿起那把铲子将我爹的棺材给钉死,跟着又从怀里掏出几枚木头钉子看了又看,这才沉叹了口气钉在我爹的棺材上,然后开始一点点的封土。

  我在地上又坐了一会,看着爷爷无比沉闷的做着这一切,远处天边已然开始放白,村里的头鸡开始打鸣,这才慢慢的起身想将我娘的衣服收拾好,却发现她肚皮上的那个破开的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合拢了,只剩外面一点点皮肉没有长好。

  能自己愈合伤口的人,还是这么大的伤口?这还是人吗?

  我吓得慌忙朝后一退,朝一边的爷爷指了指我娘。

  他看了一眼我娘,依旧不紧不慢的给我爹填着土道:“日后你就会知道的,你娘不是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

  我看着她手腕上的咬伤,还有身上被我爹以及曹颢咬出来的地方,都没有好啊?为什么就被曹颢破腹而出的地方好了?

  这时鸡又开始叫了,我也顾不得多想,连忙将我娘的衣服弄好,抱起她就朝屋里走去。

  一路上她都没有醒来,呼吸很弱,我又不知道怎么办,将她放到床上就立马跑到屋后,抱着曹颢,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我爷爷。

  爷爷终于将我爹的坟给填好的,高高隆起的一个坟包,完完全全是一座坟的样子,这才接过我怀里的曹颢看了看,然后示意我跟他一块进屋。

  到了屋里,爷爷让我烧了水给曹颢洗了身子,又用细绳将脐带缠死,说等三五天就会自然风干脱落,到时要我好好的收着,以后如果曹颢肚子痛就用干脐带泡点水给他喝就可以了。

  跟着用手指沾着桐油在蜡烛上燎热,给曹颢揉了肚子,又用我的衣服将他包起,这才算好了。

  也亏得曹颢这时睡得沉,没有吵也没有闹。

  搞完这些,爷爷才告诉我怎么收拾我娘,拿水擦了身子,用神龛上的香灰和着桐油敷在她的伤口上,早中晚只能喝糯米粥去尸毒,我喝了那黄土水之后也跟着喝点糯米粥。

  可我依旧得用她的血肉去描我爹坟前的那块碑,所以她依旧每天得放血咬肉。

  当我用香灰桐油敷伤口时,看着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咬痕,我竟然一点都不恨她了。

  她现在过得肯定生不如死吧?

  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为什么也开始对人血有了渴望?

  这些答案爷爷知道,小男孩跟他师父也知道,可却没有人告诉我。

  收拾完我娘,想到她失血过多,又怕她再被我爹欺负,我将小男孩给的那小截红绳扎她手上了,希望她能被少咬一口就少咬一口吧。

  回头给自己洗了个澡,又熬了点米汤准备等曹颢醒来给他喝,我听村头的黄奶奶说过,孩子没奶就喝米汤,只是曹颢他喝过人血还长了满嘴的牙,也不知道喝不喝米汤。

  我刚装了两碗泣过米汤的稀饭,村长就来请我们去刻碑了。

  他现在正是热孝,穿着白衣,依规矩应该请我们这些匠人吃饭的,只是碑师不进屋,所以就把东西放他娘的坟前了。

  这才想起来还要给村长他娘刻碑,反正我不会,也不想去,就低头扒拉着我的稀饭。

  可爷爷却重重的咳了一声,跟着从房将他的家伙什都拎了出来,放我脚下,让我去。

  我还想在家照顾我娘跟曹颢呢,爷爷不也说让我照顾曹颢吗?

  可爷爷却只是沉沉的瞄了我一眼,然后静静的道:“想想你爹。”

  一想到那个站在我床头盯着我,又带着尸臭将我扑倒的老爹,我脚底一阵寒气,昨晚我还将铁錾子扎进他脑袋里了呢,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半夜起来找我算帐。

  只得认命的拿起大工具箱,装模作样的清东西,不过奇怪的是那把铁錾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放进来了。

  背着大工具箱跟村长到了他娘坟前,吃了村长特意备的豆腐席,村长一走就我一个人了,我顿时感觉四周阴冷了不少。

  想到村长他老娘是被人活埋的,我连忙沉叹了几口气,大步的跑到坟边的树下面把描好盖在石碑上的树枝给拿走。

  就算已经见过这块碑了,但这打开,那种凶狠的气势还是让我哆嗦了一下。

  实在想不到,这块碑竟然是爷爷拉着我的手,手把手的教我描的,我不自觉的看着自己的手。

  前几天的水泡已经完全好了,除了长好的地方还带着粉色,真看不出前几天血肉模糊的样子。

  我沉吸了一口气,拿起铁錾和锤子就准备从较难的穷奇开始,免得字雕好了,图纹雕坏了也白雕。

  正一錾子一錾子的錾子,突然听到旁边哗哗的水响。

  转过头一看,就见一个老太太佝偻着身子在村长老娘的坟边,拿着一个瓢,大瓢大瓢的勺着水,全身都湿透了还边勺边念叨着什么。

  开始我也没在意,以为是村长家的什么亲戚过意不去,来给他老娘的坟勺水,只是竖着耳朵听她念叨什么也解解闷。

  结果那老太太不停的说什么好冷啊,泡胀了,没一个好人啊之类的。

  正奇怪她为什么不回去换衣服或者穿雨衣再来,我猛的发现,她手里的那个瓢竟然直接从坟包上面伸了下去,跟着就勺出了一大瓢水。

  那坟明明是填得好好的,高高的隆起半人高,哪里有什么水,除非她勺得是棺材里面的水!

相关内容推荐:

静希草十郎

编辑静希草十郎点评:

《长阴碑》难得的好书,很少能碰到这样让我看了能继续跟更的书了,加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长阴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