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之瞳》主角丁源杨叔章节目录无弹窗_艺术小说网

深之瞳

深之瞳 连载中

深之瞳

时间:2020-07-01 09:13:31 分类:灵异 来源:落初 作者:阿迷行者 主角:丁源杨叔

火爆新书《深之瞳》是阿迷行者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丁源杨叔,书中主要讲述了:反复的迷茫和纠结!一个叫丁源的男人,在幻境和现实的交织中挣扎着拼命游走。平淡又离奇的案件,简单又深沉的遭遇,重重推挤和拉扯着他,诱惑和指引着他,一步步踏入再也无法清醒的梦魇。如同那只深深的,萦绕在记忆里,肆虐在梦境里,给他带来无尽恐惧和不安的瞳一样……

...

精彩章节试读:

“哦,难道你妈妈说得不对?”丁源接着追问。

小鑫眨了眨眼睛:“妈妈说的也对,多的事你也就不要问了。谢谢叔叔帮忙。我现在很好的,你有事就去忙吧。”

正说着,李玲挂好号过来了。“丁老师,今天麻烦你了。小鑫现在情况已经平稳了,我可以应付得来的。”

丁源说:“没关系,没关系。先带孩子去看看医生吧!”

母女俩也没有推辞。一起穿过拥挤的人群向急诊走去。

一连串的检查下来,结果却令医生颇为疑惑。所有指标都是再正常不过了,和李玲及急诊救护说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有些不愉快:“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啊?逗我们玩么?这孩子好好的你们喊救护车干什么?”

丁源也直瞪着李玲,看她怎么合理解释一切。

小鑫却抢先说道:“妈妈,我们走吧。和你说了我没事的,到医院来没用。”

“不行。”她转向医生,“麻烦您能不能再给孩子做一些其他的检查,是不是哪里没检查到呢?”

医生不耐烦了:“你这叫什么话?该检查的都检查了,难不成好好的要做核磁共振?做血液筛查?钱多也不能折腾孩子吧。”

小鑫嘴角有一丝微微的笑,牵上李玲,“走吧,妈妈,都已经说了我没事,我们回家了。”

李玲没有办法,极不情愿跟着出了诊室。无意间踩到了丁源的脚,“对不起,对不起,丁老师,今天幸好有你。改天一定得好好谢谢你。”

“没事了,这些小事不值一提”,丁源对李玲的客气有些不太自在了。

“小鑫,要不我们再去找找医生?”李玲还是不甘心。

小鑫安慰道:“妈妈,走吧,医生都说没事了,还去找什么?”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好容易从人群中突围出来,准备拦一辆出租。

正在等待的时候,丁源发现了异样。小鑫的手开始抖动起来,几乎是同时,剧烈的咳嗽声和喘息声持续不断而来。眼看着小鑫痛苦的把身子弯成虾的样子,双手捂住嘴,全身抽搐不止……

李玲眼泪哗哗哗的流下,扯着嗓子喊:“丁老师,快帮帮我!”

小鑫被送进了抢救室,李玲和丁源被通知在抢救室外等候并完善手续。丁源正想进一步问问是怎么回事,看着李玲痛苦和悲伤不已,最终还是忍住了。

安顿好一切后,丁源离开了医院。走之前留下电话号码,给李玲说他晚点再过来。

到事务所已经四点了,他感觉有些疲倦。一向精力充沛的丁源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难道是昨夜的调查太晚,还是整个上午没吃东西?不至于吧!

丁源泡了包方便面,胡乱吃完就上床捂头就睡。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看窗外已经黑了下来,这才突然想起还要去医院看小鑫一家的。丁源抓起电话给李玲打过去,得知小鑫现在情况稳定,母女俩都吃了东西。

丁源还是不放心,出门买了些水果,就赶到了医院。

病床前李玲正打水回来,小鑫在病床上摆弄着手机,没有其他人。看到丁源来了,李玲热情地让座,连声道谢,小鑫倒是比较淡然,只是抬头笑了笑,表示已经打过招呼了。

丁源觉察到似乎只有李玲一个人在陪伴,就问道:“告诉其他家里人了吗?”

李玲苦笑一下:“不用了,家里人都在这了。爷爷奶奶和公公婆婆很早就过世了,她爸也在前段时间出了事故,只有我和小鑫一起生活。开始还是感觉很难受,咬咬牙,现在也就习惯了。小鑫很乖,学习上不用**心,生活上比较独立,母女俩过得也挺好。”

丁源没料到李玲家的情况还这样特殊,同情和怜悯在这个男人的心里陡然升起,暗自决心要为这对母女给予尽可能的帮助。

杂七杂八的聊了一阵后,丁源看小鑫情况平稳,并无异常,到医生那问了一下,医生说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得后天才能看到。

“小鑫早点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丁源本想问李玲一个人陪护是否需要人帮忙,但毕竟才认识也没多久,所以没有表现得太过亲近。

“谢谢丁老师,真是麻烦你了,其实我一个人处理得过来的。”李玲觉得真的有些过意不去了。

丁源忙说:“没事,反正我那工作也不用固定时间,随时有什么情况喊我一声就是了,千万别客气。”

离开医院,丁源脑子里又开始运转起关于刮车事件的思索来,接下来该怎么入手,还真没有个头绪。

来到树林转了几圈,除了照例巡逻的保安和一对晚上来幽暗处亲热的情侣外,也没碰到其他人,昨夜发出异响的草丛处也没有了任何响动……

就这样百无聊赖的转到凌晨一点过,丁源睡意渐浓。想来也没有什么情况了,丁源小心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装备后,返回了事务所。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丁源就意识到昨晚大意了,怎么凌晨一点过就开始放松警惕回来大睡。如果夜晚再次发生了刮车事件,这才收了钱两天,可不好向车主们交代啊。钱也还是小事,自己以后的业务和名声就完蛋了。

越想越乱,丁源翻身起床,顾不上洗漱,胡乱抓了件衣服披上就奔到了树林。

平静来去的晨练老人和匆忙离开的上班者预示着昨夜相安无事……

丁源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暗下决心,再不能放松警惕了,进一步的走访和调查依然需要继续。

杨叔刚刚好从树林里走出来,见到丁源就招呼:“小丁,你这两天跑哪去了?来找你下棋都找不到人。”

丁源笑笑:“这不接了车主们的委托,让我调查一下刮车的事嘛,加上昨天小区里有家小孩病了,送她们到医院后帮安顿了一下,这不就没在家里。”

“这事我知道,小伙子热心肠啊,小区里都夸你呢。”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应该的。”丁源赶紧摆摆手,打小他就特别怕人夸他。就算是在刑侦那么阳气十足的地方,他依然会在受领导褒奖时找各种理由尽量躲避。

杨叔看着丁源还有点害羞的样子:“嘿嘿嘿,你这个大男人还害羞啊?话说回来,你接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丁源摇了摇头:“说也奇怪,调查了这几天,还真没什么头绪。这个家伙我也算是佩服了,竟然作案这么长时间,却从来没有被人发现;作案那么多次,竟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这些都还是其次,最让我想不通的是,他居然可以在同一个地点反复作案,全无顾忌。我干刑警那么多年,也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高手。”

杨叔撇撇嘴:“是啊,我们大家也是觉得特别的奇怪。派出所的警察开始以为是小事一桩,后来经历了几次后,他们就知道棘手了,再加上这些案子破了也只能算鸡毛蒜皮,不能体现成绩。放着杀人抢劫案不管,操这份心干嘛?”

丁源的轻轻摇摇头:“想不通,这么厉害的人干嘛做这些个没品位的事?以这样的智商,搞几个大案完全没有问题。”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急,不急。我再观察几天,看看有什么动静。”

接下来的几天,丁源也就重复着白天调查,晚上蹲点,抽空跑医院这几件事。

除了和小区的人混熟了不少外,任何事都没有进展,包括小鑫的病情。

小鑫每天都会在不确定的时间来一次疯狂的复发,心跳、血压、呼吸…各项指标都不正常。大约十分钟后就逐渐回复,再检查,没有一样有问题。

县人民医院也束手无策,请来了市里的专科主任,甚至还专门约来省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教授,仍然没有明确的诊断结果。

再让医院难堪的同时,也让李玲感受到无尽的压力,精神和经济的消耗一天天滚着雪球。

倒是小鑫比较开朗,像没事人一样,总是安慰妈妈,还不断劝妈妈让她出院了。

丁源也觉得这个女孩真的懂事,还有着和她年龄及不相称的淡定和沉稳。

她在一次闲聊中对丁源说:“丁叔叔,其实你们大人还是很自私和自负的,总以为自己什么时候都是正确的,以为我们小孩什么都不懂。”

丁源有点好奇,故意问:“你说的比较宽泛,能举个具体的例子吗?”

“就拿现在的事来说吧。我知道每天都要折腾一会,可我清楚自己的情况,我没事,和妈妈说让她去办出院,可是她不信我。每天费钱又耗神的,又没有什么效果,不知道为的什么。我也不愿违逆妈妈,让她伤心。所以就这么一直拖着……”

丁源试探着问:“那你这些天在医院好好的,没什么事,怎么打发时间啊?不无聊吗?”

“手机上看看书,聊聊天,时间也还是过得很快的。只是比较担心妈妈,不知道她要坚持到什么时候?”

丁源心想,一般稳重的女孩喜欢看书是很正常的,但是喜欢用网络聊天来打发时间,就比较奇怪了。于是假装漫无目的的感叹:“哦。实在想不出来你这个年纪会对什么样的话题感兴趣。”

小鑫好像意识到丁源视乎在试探什么,忙答道:“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喜好,就是乱七八糟的侃一阵,乱七八糟的看些。”可是丁源注意到了小鑫在说话间不自觉地把手机屏幕紧紧贴在了身上,这是无意识的掩饰动作,她的手机里一定藏着不想被他人知道的秘密。

可丁源转念一想,哪个小女孩没有xiǎomì密?是自己太神经质了吧!

就这样毫无起色的过去了十一天,案件调查依然没有什么进展。丁源有些懊恼,午饭时喝了三两邻水大曲,暂时不去想案件,说不定跳出原来的框框会得到不一样的思路。

正在丁源有点晕乎乎的感觉的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在喊他,似乎是一个女孩的声音,痛苦,悲伤,就贴在他的后背,用冰冷的十指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

声音却像是永远在远处回荡,“叔叔……叔叔……”丁源想用力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在身后捣乱,可身体怎么也不听使唤,连头都没有办法转动。只得定在原地,等,一直等下去。

终于凉凉的手顺着脖子摸了上来,声音也来到了身后。一定是两个人。

“***,给老子滚出来,别装神弄鬼。”丁源大骂。

“嘿嘿嘿……我就在你身后啊,叔叔。”那个声音居然回答他了。

丁源急了:“什么叔叔,老子和你不沾亲,别他妈乱喊。有本事,别耍什么玄虚。”

冰冷的双手突然加大了力度,捏得丁源痛彻骨髓。随即,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右耳。

“完了,耳朵不保了。”丁源暗自骂道。

谁知道那只手并没有扯下他的耳朵,而是强行把他的头搬了个方向。丁源也不知道他的脑袋什么时候开始可以原地回转180度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张清晰的脸进入了他的视线。原来是李小鑫啊。

丁源没好气的问:“原来是你这小丫头啊,我说叔叔,叔叔的喊。干嘛吓我?”

小鑫并不答话,依旧冷冷的看着他,嘴角微微的抽动,像是在说着什么。伴着她喃喃的低语,一股股红色的液体正从唇间渗出,嘀嗒嘀嗒地落到地上。

丁源这才看清楚,刚才怎么觉得奇怪,原来小鑫的脸上赫然只有一支只眼睛。那只眼睛几乎没有眼白,瞳孔大得出奇,甚至能轻易从瞳孔里看到自己的样子。只是其中散发着的红晕,把自己一步步往深处牵引,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丁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控制着自己身躯,撕心裂肺的呼喊着,仍旧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融化在那泛着红晕的瞳孔里……

相关内容推荐:

乌鸡国国王

编辑乌鸡国国王点评:

《深之瞳》这本书看起来很精彩!里面的情节很丰富多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深之瞳